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_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_一级日本片免费

公告:请务必退出转码状态,被UC浏览器转码出现播放不了状况,在页面最下方点击退出按钮即可解决

灰淫上篇我与绝世美女的爱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主评語: 色城版主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文前:请**点击**页面右边的;
读文后∩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,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;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,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!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灰淫


2014/11/21发表于:SIS
是否首发:是
字数:11079

           上篇  我与绝世美女的爱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闲来无事,再写本书,书名为灰淫,上篇是我与绝世美女的爱,下篇是小姨子主导的性爱,是一个故事,但由于上篇属于都市板块,下篇属于乱伦板块,只能分开了,与上一部小说一样,每章万字更新,不会排版幸苦版主了,但我想写书本就很辛苦,还没钱拿,版主们你们辛苦也是应该的嘛,哗哗哗哗!

  注——本故事纯属意淫,因为精彩剧情折服想尝试者切勿模仿,珍惜眼前人最为重要。

  特别注意——看我的书千万别撸,保证你一波刚起,一波又落,直至落幕,遗憾入裤!等到完结收入手机当作言情小说来看刚刚好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这个故事比较不长,若直奔主题便无内容可写,所以就从我小时候开始说起吧。

  我呢,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,父亲是一个大官,很大很大的官,母亲是个小官,家里边的妇女主任,从小父母给我设计的道路便是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德智体全方面发展,将来考个公务员,性格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腼腆的我照做了,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见证我的将来,父亲癌症去世,母亲伤心随去,留下孤苦伶仃的我……

  只不过,后来我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儿都不孤苦伶仃,爸爸有个官场好友,我一直都叫他陈叔叔的,在他们死后办完了后事单独告诉我,父亲为我留了一大笔财产——陈叔叔开的上市公司,责任人居然是我,我莫名其妙当了这个公司的老总,他给我看了公司的业绩,年营业额上亿,净利润千万,我就这么从官二代变成了个富一代……

  传奇的事情总是突发不断,坐上这个位置的我什么事都不用管,依然是那陈叔叔打点,而我只需要支付他几百万一年的工资,剩余的钱全是我的#89口水怎能不流的嘛哈嘛哈的!最给力的是,我居然还有个秘书,伺候我日常起居,帮我接打电话管理我有可能需要做到事情的超级美女秘书,颜如玉,肤如脂,身材修长,凹凸有致,此女只因天上有哇。

  她叫蔡云凤,芳龄26,由于平时都穿着高跟鞋,站立时和我差不多,胸围傲人,尺寸什么的不知道,反正衣服撑的很满,蜂腰翘臀修长美腿,名牌大学毕业,在公司已经干了4年,一直都是陈叔叔的专用秘书,因为我才来这什么都不懂,她便成了我的秘书。

  对了,差点忘记说了,我今年19岁,身材自认为还不错,上边也说了,从小德智体全面发展,所以胸肌腹肌基本都有,身高178,脸蛋嘛!还过的去,虽不是帅的要屎的那种,也白白净净没青春痘。

  废话不知不觉多了,但这些总要交代的嘛,好啦,正题就这样开始了。
  第一天上公司,坐着我专属的轿车,司机30多岁姓谢,就叫他老谢了,虽然他并不老。

  在蔡云凤和陈叔叔的带领下,我这个董事长被浮出了水面,简单的开会各部门领导都对我有了了解,我也对这个公司产生了点兴趣开始试着了解他,虽为上市公司,却只放出4%左右的股票,公司并不需要融资,主营业务为装潢,订单不多但都很大。

 ⊥这么打发了时间,晚上陈叔叔提议聚餐,老板我出钱,全公司人吃的欢欢乐乐的,那些小领导们纷纷敬我酒,年少轻狂的我自然是来者不拒,喝到后来是怎么回家的都不记得了。

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,头晕脑涨口渴非常,开灯发现床头柜上有杯水,也不管那温度了,一口气喝光,凉意袭身的我顿时吐意上脑,几步狂奔至卫生间,拉了几下门把居然是锁着的,我也晓得哪来的力气一脚踢开门冲了进去,眼睛瞧准马桶盖掀开哗啦啦吐了个爽快。

  那滋味是真爽,吐的苦胆汁都出来了,这才感觉有些舒服,头脑也恢复了些清明,耳边流水声开始变的清晰,眼神迷离的我往左边一望,啊嘞!什么时候淋浴房内站了个裸女?身材高挑双腿修长,胸脯挺立臀部浑圆,隔着水雾依然是那么的美妙?

  「老板!」裸女开口说话了,「吐舒服了可以麻烦你先出去么?我睡觉睡的有点热,起来洗个澡。」

  「呃咳咳!」大家知道,喝醉了吐了一塌糊涂时,眼泪鼻涕一大把,喉咙口全是痰,话也说不出来,还好旁边有个洗脸池,匆匆洗了把脸道了个歉后跑出了门,本想关门的,可那门不晓得什么时候被踢坏了,我只能继续道歉狼狈的跑了出来。

 ∑后本就欲火旺盛,年轻的我以前只知道念书,积存了多少年的精子,眼下坐在客厅沙发上倒了好几杯冷水喝了下去,心跳的依然很快速,这冷水下肚没多久,吐的感觉又来了,望着那被踢坏的门,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,急忙冲了进去掀开马桶盖。

  哦……

  吐舒服后眼睛往左边看了看,云凤已经不在了?心中失落时背上传来柔软的触觉,她的手拍上了我的背,「老板,吐过以后尽量深呼吸,再把喉咙口的粘液吐出来,洗把脸我去烧点醒酒茶给你喝。」

  「嗯!」我因为肚子里难受,木讷点了点头,背上的柔软触觉消失,再次清洗了下脸,脑袋很疼但思路有点清晰了,擦干脸调整好呼吸走了出去,厨房离客厅不远,门开着灯亮着,蔡云凤批了件浴袍赤着脚在煤气灶上烧着水,裸露的肌肤自然下垂的头发,看似湿漉漉的身体以及那双美腿,看的我好一阵迷糊,底下的那根也慢慢有了反应。

  深吸好几口气,一来是为了压制吐的冲动,二来是平缓下心情,男女之事早在同学之间知晓过,但我一直认为那是一种害羞的事情,不耻的事情,脏脏的事情,不应该去想那些事情,特别是看到交合的图片时,那种巨大的命根刺穿女人柔软的身体,那令我很恶心,那带出的体液,完事后乱七八糟的场面,以及对女人的侮辱。

  女人,特别是蔡云凤这样的美女,不是都应该小心呵护的么?不是都应该捧在手心的么?怎么舍得那样子对她们呢?

 ∩是!同学们又说,女人都很喜欢那样,那样很舒服,这样虚伪的话怎么能说的出口的呢?

 ∩是!刚刚看到她美妙的肉身,为什么身体会有那样的反应,为什么看到那双美腿时总有上去摸摸的想法,那双裸露在外的脚丫子,就很想上去舔一舔呢?
  呼!

  不行,这种感觉不对,不能这样,端起桌上杯子的我想喝,却又放了下来,我可不想再吐了,下边还挺立着,这种害羞的感觉不知道怎样才能消去,眼睛总是忍不住往厨房里瞟,望着那脚丫子灵机一动的我去找了干毛巾,一双拖鞋,边不好意思的看边等待着蔡云凤出来。

  不一会,汤烧好了,蔡云凤拿毛巾包着锅柄出来为我杯子中倒了3/4的醒酒汤,我感激的望着她吹吹气,喝了一汹,温暖的感觉流遍全身,顿时感觉身体舒服了些,鸡鸡也小下去不少,望着她将锅放回原处后,我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她坐过来。

  蔡云凤笑了笑,挽起头发扎好坐在了我旁边,浴袍本就短,坐下露出的腿更多,白花花很细嫩没有一丝赘肉,我顿时又一激动一把抓住了她的小腿,她惊呼一声往旁边一靠看着我,「老板,你?」

  「不穿鞋踩在地上会凉!」我另外一只手拿着毛巾就欲擦干那脚丫上的水,她一个激灵缩了回去,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毛巾擦干自己,穿上拖鞋。

  「怕啥!我又不会吃了你!」

  「老板!陈总让我来是照顾你,要是被他看见你帮我擦脚,会开除我的!」
  「你想的真多!在我家他还能看见?难不成装满了摄像?」我很随意撇了撇嘴,端起汤继续喝了口,有点酸,有点甜,还有一点点的类似于生姜的辛辣味。
  「老板!作为一个好员工,无时无刻都得一个样……」

  「NONONONO!」我晃着手指打断了她的话,「作为一个好员工,就得时时刻刻听老板的话,现在我是你的老板,陈叔叔说了不算,再说你的脚那么漂亮,能帮你擦还是荣幸了。」

  蔡云凤听罢低头望着自己的脚丫,十指张开比划了几下,抬头看着我,「真的?」

  「当然!」

  「那下次我就给老板这个荣幸!」她抿着嘴低头挤出这几个字,越往后声音越小,听得此话我下体立刻支起一个小帐篷,还好刚刚双腿就夹住了小弟弟,否则糗大了。

  「我觉得吧!不用下次,你现在就去冲冲脚,然后过来给我擦!」我边说边望着她的脸,低头不语并无太大变化,不是说女生被调戏会害羞的么?

  「我……」蔡云凤抬起头望着我,脸上似乎出现了一点点的红晕,眼珠在眼眶中微微转动,牙齿咬着下巴蹭蹭蹭跑卫生间去了。

  呼!她一走我使劲抓住自己的鸡鸡,想着疼痛或许能让他小下去,只是越抓的紧越有一股舒服的感觉,听到里边的水声停止我赶紧把他往下用力一压,然后双腿加紧拉直裤衩笑着望向卫生间,她还是赤着脚小步跑到我面前,坐在沙发上后转过头将脚微微抬了起来,我见状赶紧两手抓着那对玉足放在我的腿上,她轻啊了声望向远处不看我。

  「啧啧!你的脚丫确实漂亮!」我拉过毛巾仔细为她擦掉脚丫上的水珠。
  「秀气可爱,脚趾晶莹剔透,脚背脚底皮肤滑嫩,摸起来弹性十足,还没有黑色沉积,漂亮!」

  「老板,擦干净了么?」蔡云凤听完把头转过来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脚,真不晓得我哪来这么多形容词的。

  「擦干净了!」我深吸了口气眼睛依然盯着那十根葱,「不过!我是否还有这个荣幸……」

  「嗯?」蔡云凤盯着我,「老板还要干嘛?」

  「我想,闻闻!」我本来想说舔舔的,这个都怪以前逛色心的同学,经常在我面前说女人的身体最可口了,舔起来特带劲,眼下这脚丫就在我面前,当然想试试味道有多可口了,可毕竟自己脸皮也没那么厚,第一次靠女人这么近,还是如此美女,就选了个稍微折中一点的话。

  说出这话已经是我很大的胆量了,心跳的可快可快了。

  「老板!」听闻这话蔡云凤变得一本正经,「我总不能什么都听你的吧,这样真的不好!」

  「好吧!」大口呼出气后,我小心的将她脚放下,「刚刚我失礼了,但你的脚实在太好看了,所以……(手在空中动了好几下)情不自禁!」

  「老板你真逗!」

  蔡云凤将脚缩进了拖鞋中。

  「那事是对老婆做的,不是对员工做的,老板得分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!」边说边站起身将我喝过的水杯端起。

  「快点去睡觉吧,明天9点我会叫醒你的。」

  无奈起身,快速回到房中锁好门,左手捂住自己那生硬的鸡鸡,右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仿佛上边还残留有蔡云凤的脚味,掏出鸡鸡不自觉撸起,男孩子某许多动作都是与生俱来的,不一会便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小心擦干这些东西后,感觉有些累的我倒在了床上。

  次日,不紧不慢的敲门声将我从睡梦中吵醒了,揉着朦胧的眼起身看了看周围,并无什么痕迹,起身开了门,蔡云凤手拿两身西装站在了门口,「老板,起床了,先选一套衣服,然后去洗漱,穿好出来吃早餐。」

  「嗯!」我点了点头很随意挑选了套,「这种感觉真好,要是再来个吻就更好了!」

  「老板不可以提无礼的要求哦!」

  蔡云凤笑着进门将我选的那身衣服放在床上,拿走另外一身对我摇了摇手指说道,「快点准备,十点半有个会议需要你参加!」

  「好的!」我伤心的走进卫生间,这时要感慨一下房子的设计师了,两层小楼房,160多个平方,下边是个大厅,三个卫生间和个厨房,上边是两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型厅,却只有一个卫生间,刚开始我还很郁闷的,经历昨日全看光蔡云凤的事后,便十分得意了!

  还好只设计了一个卫生间,嘿嘿!而且卫生间还很大,20多个平方里边泡浴、淋浴、上厕所、洗漱全在一起!这个设计师真是个淫才!

  说要开会,其实也没我啥事,一切都是陈叔叔做主,我只是到到场而已,散会后陈叔叔约吃饭,蔡云凤并未陪同,我和他两人点了几个菜弄了瓶白酒边喝边聊,聊的都是他从一个懵懂少年做到商界精英的故事。

  吃着喝着,一瓶酒下肚,他突然问了一句,「小猪(哎!这里得说一下,我呢有一个比较帅气的名字——南天云,据说起这个名字爸爸还想了许久,性南,本想叫天门的,恰好遇上西游记火热时,那个名字很不妥,便改成天云。」
  「浙江人,一般都喜欢给后代再想个很下贱的小名,因为男孩子要贱养,长大了才风光,那亲戚中小狗小猫什么的都有了,就给我想了个小猪,等懂事了后还不愿意被人这么叫,直到罗志祥红火时才因为这个名自鸣得意,小猪小猪,嘿嘿)蔡秘书这人,你觉得怎么样?」

  「我?」他突然的来这么一句话,想起昨晚的事,我一下心虚了,「她怎么了?」

  「没什么!」陈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,「我只是问你,她这个人怎么样?人品啊各方面的,昨天跟你相处过一天了,还好不?需要我为你换一个秘书么?」
  「不,不,不用!」我心一下宽了许多,半斤酒下肚,说话也比较实诚了,「她长的真漂亮!」

  「呵呵,我第一眼看到她时也是这个感觉。」陈叔叔叫来服务员又开了一瓶带来的白酒,「你从小一直念书,才毕业就遇到这档子事情,也没怎么接触过社会上的女人,有这个感觉也属正常。」

  说话时边往我们两人杯中倒了酒,「但混社会,可不能用这种眼界来对待,蔡秘书是你花钱请来的,对你好为你服务那是她应该,你理所当然受着无需有什么介意,即使她长的再漂亮,再怎么吸引你,她也只是你花钱请来的一个员工,这你能明白么?」

  「陈叔叔的话中好像有什么特别的意思,我听着好像是叫我别对她动心?」
  「嗯,这样理解也行!」陈叔叔点了点头,端起杯子跟我碰了下。

  「陈叔叔你想哪去了,我只是觉得她漂亮,并没有说对她有什么想法的,真是的!」我脸露憨笑喝了口酒,顺便吃了口菜。

  「陈叔叔是明眼人,从你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你已被她的美貌折服,想亲近她甚至占有她,对吧!」

  「呵,呵呵!陈叔叔喝!」我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下,他说的还真是废话,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,我不想占有她就不正常了!

  「好好!」陈叔叔也端起酒杯喝了口,「这人呢,在社会上分三六九等,因为金钱权势不等而分,你爸若还在你无疑属于最上等人,现在即使如此你也属于中上,而蔡云凤,她只是个基础员工,也就是中下等人而已,你可以对她想入非非,可以花钱得到她身上某些东西,但却不能对她动心,能明白么?」

  「陈叔叔你这话就不对了!」我听完顿时来气,「人生来平等,分等级制度是封建皇朝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制,当今社会即便有暗存的制度,那也是某些自认上等人编造出的迷雾而已,再者即使叔叔说的是对的,那蔡云凤在女人中无论气质相貌身材,都属上等,也就是说她是上上等人呢,我这个中上等人能被她看上还是我的荣幸呢!」

  「诶!」陈叔叔摆了摆手,「书呆子就是书呆子,你这理论在社会上可行不通,这样说吧,你是老板,她是员工,她每天得看你的脸色干活才能在这个公司很好的生存下去,否则就要被解雇,对吧!」

  「嗯,你说!」我夹了快肉放嘴里嚼着。

  「那你呢,你的心思不是放在员工身上,他们可不会给你生意,给你利润,你得去结交客户、更大的公司老总、当权人士,这样你的公司才能做的更好,赚的钱更多,对吧?」

  「有道理,继续!」

  「还要继续干嘛!即便是个女人,你也不能把心思花员工身上,而是那些上等人的女儿才对,也就是跟你同等级的女人才对!」

  「喝!」我端起酒杯继续跟陈叔叔碰了下,毫无疑问,他的话非常有道理,即便是我大学时的政治经济学里边,也是这么说的,只是从他口中出来显得粗俗了些。

  喝着喝着,两人把那一瓶又干了下去,连我这个酒量可以的人也显得有些迷糊。

  「下午,咱俩啥事都别管,陈叔叔先教你怎么搞女人!」陈叔叔已经坐在了我旁边,搭着我的肩膀说道。

  「搞女人?」我眉头一皱,心跳加速,这可只在书本上有过的知识,真碰到了还蛮害羞的,但又非常的兴奋,神不知鬼不晓的就上了陈叔叔的贼船。

  依照他的指示,老谢把我俩载到一个酒店中,开好房间后陈叔叔迷迷糊糊的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,讲了通胡言乱语后又跟我胡侃起来。

  不一会,门铃响,陈叔叔歪歪倒倒去开了门,三个女人迎门而入,一个满脸粉黛一身皮衣短裙黑丝高很黑靴女子先一步扶住了陈叔叔,门关好后另外两个女人显得有些安静站在一边。

  左边一个穿了件长风衣,脸上化了妆,露出肉丝小腿,瞪了高跟鞋,右边一个穿着毛衣牛仔裤运动鞋,化了点淡妆,扎了个小马尾。

  「晓晓哥,好久没见到你了……」黑靴女子先坐到陈叔叔身边,搂着他的身子,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叔叔打住。

  「来来来,这是我真正的老板,学校刚毕业,南天云。」

  「天云哥!」黑靴女子赶紧站起走到我身边坐下,一股浓烈的香味入鼻,搞的我一点都不舒服,而她一下靠我这么近,我很不好意思的往旁边躲了躲,引得她大笑了起来,「天云哥还害羞了!」

  「芳妈,你就别欺负他了!」陈叔叔对她招了招手,「我这老板还没接触过女人,这可不行,所以就想你帮帮忙了!」

  「我这不是早想到了么!」芳妈笑着站起来走到陈叔叔旁边,指着左边的女子说道:「金牌技师熏儿,你认识的,青蛙大学大一的学生兰兰(右边那个)也是第一次下海,你可别欺负她哦!」

  「你放心好啦!」陈叔叔在芳妈屁股上抓了一把,「晚上还去你那唱歌!」
  「好的,玩的开心!」芳妈也在陈叔叔屁股上抓了一把,「早点来!」
  两人眉来眼去以后芳妈终于开门走了出去,接着那个熏儿很熟练脱下身上的大衣,上身只有个大红色胸罩,下身大红色丁字裤,连裤肉丝,大腿往上还绣了两只手,T裤前边透明遮住里边修剪整齐的阴毛,身材很棒,胸脯丰满,细腰翘臀,腿修长几乎没有赘肉。

  旁边的兰兰看到此景,羡慕她身材的同时低头不语。

  「小弟弟,姐姐美么?」熏儿先走着猫步到我身边,伸出染了红指甲油的食指挑着我的下巴,她身高比较高,穿上高跟后居然比我还高了一点点,我看到她的穿衣打扮本就兴奋不已,心跳加速,头被她这么一挑,更快了。

  起先坐在床上的我被她挑着站了起来,神情呆滞望着她精致的脸庞,浑圆欲出的双乳,底下的反应超级强烈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「跟姐姐去洗个澡!」看到我的反应,熏儿微微一笑牵起我的手,我傻呆呆的就被她拉去了浴室,当时真的只顾看着她脑中完全空白。

  只记得她带我进去后对门外喊了声,「兰兰,进来!」

  浴室比较大,当然房间也大,这间屋是陈叔叔长期包下的,里边的设施感觉都是为性爱设计的。

  大浴缸,有淋浴,一张床,化妆台,抽水马桶,一进去,熏儿就温柔的为我褪去衣裳,同时也叫旁边的兰兰脱光衣服,兰兰外边有些保守,里边却是套好看的内衣,因为年轻吧,身材还行,胸脯不大但坚挺,腰肢细小腹平,屁股不大没有熏儿翘,但也没下榻,腿没她修长但很白嫩,脚趾很好看。

  兰兰不说话,只知道按照熏儿的说法做事,先进浴缸试水温,当然浴缸里并没有水。

  这浴缸也有意思,有淋浴喷头却连了两个水管,浴缸笼头在墙上,设计成大象鼻子的样往里注水,淋浴里也照样有水出来,熏儿拉着我走进浴缸,接过淋浴喷头调节好水温往我胸口喷水,边喷边用另外一只手抚摸着胸口。

  这种感觉很舒服,鸡鸡硬的很厉害,但熏儿丝毫没有在意这事,很认真的为我湿着水,让我心里更加的舒服。

  「天云弟弟的弟弟很兴奋啊!」喷着喷着她的手移到我鸡鸡那,一边往那淋着水另外只手一边握住了他,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有一种极强烈的尿意,熏儿的手顺着阴茎根部转了几圈,轻轻翻开了我的包皮,喷头对着龟头下边一圈淋水,手指玩弄着马眼。

  这种感觉,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好刺激好舒服好想要更强烈的刺激,好想把喷头移开,好想她的手能抓紧我的阴茎,好想……

 ⊥在那感觉冲到脑顶要爆时,一股疼意传来,张眼一看,她居然用指甲掐了我的包皮,那股疼意快速将尿意压了下去,喷头也转移到了我的大腿。

  呼!抖动了下身体深吸口气,差点就尿出来了。

  当我还沉浸在刚刚的感觉中时,熏儿已经走出了浴缸,拉着我的手,「天云弟弟,去那床上躺好,该为你擦沐浴露了!」

  「哦!」我坐在那床上,正欲仰面躺下熏儿阻止了我,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水枕,里边居然已经注满了热水,可能是我刚刚太沉醉于那感觉中了,一点都没注意到旁边兰兰的动作,应该是她准备的吧。

  熏儿将那水枕放在床中间,「天云弟弟,先趴下来!」

  「哦!」

  我呆呆应了声往床上趴去,熏儿抓住了我的鸡鸡将它扶贴在我腹部,使得那部位刚好枕在水枕上,原来那玩意是给我龟头枕的,不是我的头!

  我按照熏儿的要求,双手交叉枕自己的头,歪在一边望着熏儿,只见她面对着我维系摘下了自己的胸罩,两个大白兔唰的一下子抖了出来,乳头粉红乳晕不大,胸脯丰满微微上挺,不垂不扩,乳形几乎完美。

  一股热流上脑,感觉鼻子那温湿了一下,不晓得是鼻涕还是啥,熏儿抓起一瓶沐浴露挤了好多在自己胸脯上,在我异常激动的眼神中跨在我身上,双乳贴在背上开始了上下打圈。

  那种感觉,背部传来的柔软湿滑温暖的感觉,令我舒服的挑起眉毛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的动作很轻,很柔,很软,那种舒服的感觉令我完全忘记了时间,一会后她压在了我身上,嘴唇舔着我的耳垂,「天云弟弟,可以翻身了!」

  「嗯!」我只知道傻傻的答应了一声,翻身时她双手撑起,兰兰过来抽走了水枕,翻过来后望着眼前的美人,下体挺立示意,熏儿跨坐在我大腿处,身上的T裤不知何时已褪去,只剩下吊带袜,阴毛贴着我的龟头继续往双乳涂上了沐浴露,附身躺了下来,我的阴茎被她双腿夹住,胸脯与其双乳开始了摩擦。

  「哦!」我舒服的哼出了声音,鸡鸡用力的抖动了几下,马眼流出湿湿的液体,难道是尿了么?还是什么?

  熏儿一边转着圈一边往下移动双乳,龟头处也传来柔软的感觉,是她的穴穴与我龟头的接触,阴茎被压往下弯,触感慢慢发生变化,阴毛,小腹,然后被双乳包住。

  乳交!这个传说中的词语在我脑中浮现,微微仰起头望着下体被熏儿的乳沟夹住,极舒服的我双腿绷直屁股上挺,似乎为了等待什么的到来。

  时机还未成熟,熏儿双乳继续下移,依次为我两条腿擦上沐浴露,接着翻身下去扶起我的身子拉我进了浴缸,此时里边已注满水,两人相拥面对而坐,一进去身上的泡泡便浮在了水面上。

  熏儿笑着靠近了我,双手伸入看不见的泡泡里边,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阴茎一只手滑上了我的蛋蛋,那种触电的感觉立马升腾而起。

  「熏儿姐姐,我我我!」我潮红着脸,全身绷紧,尿意十足,口齿不灵。
  「要尿尿!」

  「那叫射精!」熏儿双手移到我屁股处托住,「云飞弟弟站起来,姐姐让你射个舒服。」

  「哦!」站起身后熏儿一下含住了我的龟头,那种舒服感比乳交还要爽,含住的同时她的舌头在冠状体边打转,另外一只手手指轻滑蛋蛋,不一会其汹大张往前一用力,我的整支阴茎都被她含在了口里。

  那种感觉,好像自己浑身都被温暖包围了一般,全身的感官细胞全部活跃了起来,脑袋完全放空,全身绷紧力量集中在大腿处,精子像撒了绳的马驹一样,欢快的往外跑去。

  一股、两股、三股!

  射精时龟头处的吸力还大增,阴茎被稍稍退出其口只留龟头在内,抚摸蛋蛋的那只手快速套弄着我的茎体,另外一只手抓住我的屁股瓣示意我可以继续用力射。

  水流一开,无法被控制住,我那积攒了多年的精子在这一刻得到完全释放,射了足足有十来股后我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,阴茎被退出熏儿的小嘴,她对兰兰招了招手兰兰赶紧进来用嘴含住了我的龟头为的清理,龟头依然在一跳一跳抖动着,虽然已经没有什么会从马眼处出来。

  熏儿起身走出去,到化妆台边上将精子吐掉,盛水漱口,我则望着扎着小马尾很生疏舔弄我龟头的兰兰,手不自觉的往下抓住了她的双乳。

  入手第一感觉是柔软,一抓便不自觉搓弄了起来,兰兰轻哼一声身体绷紧,忍住继续为我清理龟头,熏儿笑着过来拍了拍兰兰示意她走开。

  「小弟弟还真会射!」熏儿笑着三个手指抓住我龟头搓弄几下,使得我打了一阵哆嗦阴茎也抖动几下迎合那种感觉,「都把我嘴里射满满的了!」

  「呵呵!」

  我不好意思的摸着头,裸露着身子就像个服装模特般任熏儿摆布,确实我也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。

  她继续的往我身上淋水,用手抹掉沐浴露,干净后拉我出来为我擦拭干净身体,一起走了出去。

  打开门,才听见陈叔叔那呼噜声,感情我们在里边已经很久了?陈叔叔都睡着了!

  望着他那样,兰兰一偷笑被熏儿瞪了一眼,轻轻为他盖上被子后熏儿拉着我走进了里边的卧室。

  这个房间被设计成多间卧室,陈叔叔睡的那间是双人床,设施比较完善,我们进的这间是三人床,设施也比较完善,空调早早打好温度适宜,即便现在已入秋不穿衣服也不冷,兰兰将刚刚脱掉的衣服叠好放在柜子里,熏儿则褪下那双已经湿了的吊带,擦干身体爬了上床。

  「性爱是爱的一种行动表示,可以让恩爱的双方都得到满足。」熏儿边说边压在我身上,「性爱的第一步是挑逗,也称为前戏!」

  我这时可没心思听她说,双手急不可耐伸到了她胸口,她笑着抓住我的手腕压在床上,「云飞弟弟不要着急,现在是我伺候你,你若想要主动待会可以在兰兰妹妹身上使用!」

  呯!我仿佛听到我的弟弟被激活的声音,刚射完静的他又昂首挺立,打在了熏儿屁股上,熏儿松开我的手笑着抓住了他,「弟弟也表示同意呢!」

  「姐姐快开始嘛!」阴茎被握,我又打了个激灵,双手贴床表示自己不会动了,熏儿便笑着附身含住了我的乳头。

  「哦!」除了舒服的呻吟,我只能用不断摩擦的双脚来回应这种舒爽,乳头本就敏感,被这么一含,加上她那柔软灵巧的舌尖不停的舔弄,我感觉浑身都有一种舒痒的感觉。

  熏儿舔弄的同时,一只脚翘在我腿上不停的摩擦,一只手在我另外一个乳头上打着圈圈,还有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蛋蛋,手指还调皮的触碰我的菊花。
  「哦哦哦哦哦!」身为大男人的我躺在那只会发出这种单一的声音。

  一个乳头伺候完毕,接着是另外一个乳头,然后舌尖下移到我鸡鸡处,坏坏的熏儿突然抓起我的右手,一口含住手指,就靠在我阴茎的旁边吞吐着食指,脸还不断在阴茎上摩擦,那种感觉……

  多么的希望含住的是我的阴茎啊!

  她并不急,吞吐完食指还继续吞吐着中指,一只手依然三个手指捏着龟头,摩擦摩擦摩擦!

  马眼上开始分泌出粘液,她用手指刮起粘液蘸在我的菊花上,轻轻抚摸并往里顶顶,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,阴茎已经粗暴无比了!

  熏儿笑笑,吐出我的手指,终于伸出小舌头开始舔弄我的龟头,从上到下从下到上,经过冠状体时格外照顾,一只手继续玩弄着我的菊花。

  此时我好像说:「oh,mygod,再让我痛快的射出来吧!」

  舔着舔着,我感觉阴茎已经整根都被口水湿透了,射意又有爆发的感觉,熏儿才转过身子把丰满的屁股对着我,双手分开她的小穴穴,无奈这个角度看不到那玩意,跨坐在我身上,缓缓的,缓缓的,上下运动起来。

  神啊,那种柔软,那种湿滑,那种温暖,那种舒爽,完全无法表达啊!
  阴茎整体被包住,那感觉,真要让人升天!

  在她完全坐下来时,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大声叫了起来,双手不听使唤摸上了她的屁股,双腿绷紧完全没有了主见。

  熏儿套弄的同时附身含住了我的脚趾,并对兰兰使了个眼神,让她也来含住了另外一只脚的脚趾,套弄依然在进行,不一会她坐起身抚摸起了我的蛋蛋,兰兰依然含着我脚趾。

  无法忍受,根本忍受不住,我用力抓住熏儿的屁股大叫一声挺直了身子。
  熏儿也叫着上下动着,在我射精时依然上下动着,我完全无法控制不停的射精,一波又一波,甚至都感觉比刚刚射的更多。

  虚脱,无力!这是射精时最后的感觉,鸡鸡迅速疲软,不是不想翘是完全没有力气了,熏儿这才缓缓抬起身子帮我舔干净阴茎,起身去卫生间清洗去了。
  沉沉的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才醒了过来,陈叔叔已经醒了,笑着看着我,熏儿则换了身蛮可爱的衣服穿上,兰兰则是紧身打扮,两人伺候我穿上衣服,该去唱歌啦!

  穿衣服时熏儿趁着大家不注意咬了下我的耳垂,「晚上我教你怎么让兰兰舒服,唱歌别太起劲,留点力气!」

  哦吼!我的鸡鸡瞬间又举了起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第二章预计更新时间——11月24日,有兴趣的关注下吧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苧蒛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ffffaaaa17 金币 +150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ffffaaaa17 原创 +2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ffffaaaa17 威望 +2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<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迷糊妈妈[全篇] 下一篇:难忘的桂林行